您现在位于: 首页 → 朝花夕拾
红海纪游
2015-11-30 16:02:24  金陵老年大学  出处:校报
红海纪游

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  李大业


    不久前,我和十几位教育界老同事,兴致勃勃地赴埃及旅游。
    踏访吉萨“金字塔”群、“帝王谷”和“卢克索神庙”之后,我们再乘大巴到“胡尔哥达”度假胜地畅游红海。当日,坐空调旅游车,穿越撒哈拉大漠,约4个小时到达“胡尔哥达”码头,然后换乘游船闯荡风啸浪涌的红海。
    在近3个小时的长途颠簸中,一个体魄健壮的青年海员走进船舱来,合着欢快的手鼓乐曲,跳起了“肚皮舞”。浙江大学的王教授首先应邀与他同跳,但不规范,像是在“跳屁股舞”,逗得满舱哄笑。掌舵的大胡子老船长闻鼓声乐曲,也进舱共舞,他还将我们从宾馆领来的浴巾结成各式各样的头饰,视客人高矮胖瘦分戴头上,有伸着长鼻子的大象,有长出两个犄角的山羊,有大耳朵的兔爷爷,有展翅的蝶,有绽放的花……此间,乘风破浪的游船像是在开“化妆舞会”。坐在甲板上的酷爱摄影的我,抛食空中引来展翅的群鸥,抓拍它们掠涛翔空那矫健身影;坐在船尾垂钓的董教授,目不转睛当一会“姜太公”,钓起一条黑黝黝的“锅盖鱼”,又引来笑声一片,纷纷捧传拍照。
    游船在欢乐声中抵滩了,我最先踏沙寻觅美丽的贝壳。这是一种习惯,因为这些海的“宠儿”总是在陪伴着我。五十年代末,老爸将自捡的五粒“雪贝”寄大漠戈壁营址,让我寂寞中听到故乡的涛声浪韵,我当传家宝收藏在指粗的玻璃管里;老妈遥寄雪域高原边防哨所的二粒“翠贝”,嘱儿做成耳坠留给女朋友;同学送我由“贝壳”凝成的拳大小珊瑚岛和那些自捡的“虎斑贝”、“鹦嘴贝”、“龟贝”以及彩色闪亮的壳片,放在碟大的蓝莹莹的瓷盆里……每日每时见到它们,就像见到海,见到了家,见到位于南国北部湾的故乡。朋友到我家见到这些形态各异的美丽的贝壳,说是“来到海边”,这话我爱听,是大实话。
    这次在红海吉夫顿岛沙滩,我又捡到几块紫纹的、洁白如玉的壳片,就欣喜下海了。78岁的王教授在我之先,我以自由式冲浪15米紧追,忽觉身体有些下沉,脚的蹬力不够了,立即改用蛙泳,来回两个15米。这时在沙滩享受日光浴的同伴发出一片“好!”的惊赞。但他们怎知道83岁的我自小受海风抚育,波涛塑造,长大后见到大江、大河和大海,就要一试身手。即便在泰国的“暹罗湾”,俄罗斯的“波罗的海”,也下海剪波踏浪。到了埃及的“吉夫顿岛”,我当然要挑战红海的风浪,获得了许多赞誉。




友情链接
网站访问人数:142472 人
论坛注册 招生动态 教材发行 校园风采 朝花夕拾 数码学苑 展示·交流 后台管理
校址:南京市白下路314号 邮编:210001
电话:(025)84566036 传真 (025)84804991

COPYRIGHT (C) 2008-2009 JLLNDX.ORG ALL RIGHTS RESERVED. MAIL TO WEBMASTER

备案号:苏ICP备07021995号 中易互联中国花木网